漂流國界尋求庇護 在台流亡藏人:台灣就是一個國家

札西慈仁是流亡印度的藏人第二代,2004年拿到台灣身分證有了國籍,他說,即使聯合國未認定台灣為一個國家,但對他而言台灣就是個「國家」,給予他身分,有了護照得以走向國際宣揚理念,台灣人有耐心與慈悲心,對台灣充滿感激,「我是台灣人,台灣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。」

法律扶助基金會與台灣人權促進會近年接觸尋求庇護的「無國籍者」樣態多元,他們整理出個案訪談紀錄出書「國界上的漂流」,其中有像札西慈仁一樣的在台流亡藏人及藏配,也有外籍勞工在台生的小孩,通常生母並非不可考,生父可能是外國人或國人但不認養,孩子淪為無國籍。

35歲生於非洲的大衛原是樂團團長,因團員中有人為同性戀,他身為團長因此遭受同胞、警察歧視與暴力對待,2013年出走到台灣,當時的觀光簽證過期,現在雖是台灣女婿但仍未取得合法居留證;出生於山東青島的燕鵬經商時資助民運人士、聲援六四因此入獄一年半,2004年自廈門跳船,游泳到小金門尋求庇護,從此12年無國籍,直到2016年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。

台灣人權促進會發現每年零星來自中國、非洲、南美洲等尋求庇護個案,大都以為台灣在亞洲屬於民主人權模範國家,必然有相關保護機制。

辦公室主任顏思妤指出,台灣屬海島型國家、移民社會,以地理學觀點更有民族包容性,要不要給一個外國人國籍是一個國家主權的展現,但台灣難民法草案近10年來沒有進展,尋求庇護者只有少數個案以專案方式獲得居留許可,在欠缺法源狀態下,恐怕難給予在台難民、尋求庇護者、無國籍者希望。

漂流國界尋求庇護 在台流亡藏人:台灣就是一個國家
法律扶助基金會與台灣人權促進會出書「國界上的漂流」。記者林敬家/攝影
分享

漂流國界尋求庇護 在台流亡藏人:台灣就是一個國家
札西慈仁是流亡印度的藏人第二代,獲得台灣身分證充滿感激。記者林敬家/攝影
分享

新聞來源

本網站為自動抓取網路公開文章,提供做為公開瀏覽,如有侵犯到相關權利,請來信告知撤除。